43岁扶贫医生张超 倒在回杭过年的前一天

浙江在线1月14日讯2020年1月12日,离农历春节还有12天,杭州迎来久雨初晴后的第一缕阳光,43岁的张超回家了。

在妻子虞慧华的啜泣声中,在同事彭国雏的无声陪伴下,从1500多公里之外的贵州丹寨,历经22个小时,回到杭州滨江区的家。

原本按照计划,张超是要坐1月10日上午9点47分的从贵州凯里南至杭州东的高铁回家过年的。同样按照计划,过年后,他还要继续去丹寨,去丹寨兴仁镇,给当地人看病。在当地,他是他们眼中厉害的“杭州张医生”。

1月9日,张超突发疾病,三四个小时的抢救没能救回这位认真朴实的扶贫医生。

张超走了,生命定格在了43岁。

除去医生这个身份,他是丈夫,是儿子,是发小的铁哥们,是同事眼中的超哥,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第一次,第二次

他还想去第三次

张超是突然倒下的。

虞慧华觉得一切都不真实,满脑子都是张超的脸,她和他的最后一面,是通过手机视频见的。

1月9日傍晚6点多,张超举着手机对着电话那头5岁的女儿说:“在家乖乖等着爸爸,我给你带礼物了。是一套画笔哦。”

张超大学毕业就在浦沿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当医生。

第一次去丹寨是2018年。短短1个月时间,他走访了16个村落,将当地的情况了解个大概。那里的人太苦了。张超和虞慧华闲聊时,总是不自觉感慨时间太短。虞慧华了解他,他是想为那里的人做点什么。果然,2019年5月,张超第二次去丹寨。原本是他同事去的,刚好同事儿子面临高考,张超主动提出他去,时间是半年。

张超在丹寨很忙。难得的视频通话里,他说的最多的是又做了什么手术,救了什么人。

眼看着扶贫支医工作就要结束,全家可以团聚了,张超第三次找虞慧华商量:“我想继续在丹寨,这次估计要一年半时间。”

儿子在杭二中读高二。他说:“爸,你在那边治病救人是不是很充实也很热爱,如果是,你就继续,我能管好我自己。”

这个大男孩至今都不知道他当初支持爸爸说出的那些话是不是错了。

他哭了。

张超

就是那个厉害的“杭州张医生”

张超在丹寨兴仁镇中心卫生院虽然是副院长,但无论谁找他看病,张超从来不拒绝,任何人他都细心讲解和嘱咐。

兴仁村65岁的杨再和记得这个皮肤黑黑的杭州医生。

因为膝关节慢性皮肤溃疡,杨再和长期被疼痛折磨,去了县级医院治疗也没有痊愈。张超知道后,让家属领着老人来卫生院“试试看”。

杨再和在张超这里看了一个多月,基本好了。

对这个杭州来的张医生,老人不知道怎么表达心中的感激,他基本逢人就夸。夸杭州张医生医术高明,更多夸的是,这个医生会每天为老人清创换药,还会时不时和病人聊天。

卫生院临床副院长龙昌伟对这位杭州来的同行很敬佩。

“是一个能量满满的人。”龙昌伟说,张超来之后,走访了30多个村落,了解了大部分村民的情况。

“张医生常常跟我说,基层卫生院缺技术,我们卫生院以前碰到心衰、糖尿病、高血压等病人,一般不太敢收治。张医生看着着急,他总说,老百姓的就近就医问题还是要解决的,解决的第一步就是要提升医疗水平。”

为了把队伍带起来,张超手把手培训年轻医师。“很多我们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理念,他都跟我们讲。有些医师自学,不懂的地方去问他,他都不厌其烦。以前不敢收的病人,我们现在也有底气收了。”

其他人称张超为张院长,医师陈培江更愿意叫他张老师。

在送张超回杭州的路上,他几次忍不住掉泪。“我们很多年轻医生都跟张老师学了很多糖尿病和急诊急救方面的医疗知识和技术。有一次我们那里乌地村有个村民,从高楼摔下双下肢骨折,张老师现场教我们,如何先固定双下肢后,再送医院治疗的方法。”陈培江说,张超是一个很拼的人。

“他去丹寨,我一点都不意外,他就是这样一个把病人放在第一位的人。”既是同事又是徒弟的陈恩丰说。十几年前,张超和他要为一位大腿被钢钉刺穿的病人做取钉手术,当时无法给大腿内部的铁钉定位。唯一的办法就是医生跟随病患一起进入放射室,一边看透视机的画面,一边定位取钉,但是同时,医生却会受到辐射。

想都没想,张超说:“我来。”他劝我说,“我已经成家了,孩子也有了,我不怕了!”

有些人来过,就不曾离开

张超的故事经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推送后,引起很多人泪目,包括他的患者、朋友,和很多陌生人。

同样的心痛藏在这些评论的字里行间——

“班主任老师说他是一个经常做志愿者的优秀家长,有很好的教育理念。可惜英年早逝。”

“这一别,好多不甘;这一别,永生难忘;这一别,心里好痛。曾约到杭时的海鲜、绍兴女儿红,难道你就这样狠心地不守信……”

“痛惜张超哥哥,心痛张老师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理解生者之痛,保佑逝者在天堂安息。”

还有一些网友是通过看病认识张超的——

“去年张医生没走的时候,我爷爷都是找他看的,说他人好技术也好,想不到啊想不到,一路走好。”

“我公公婆婆最喜欢找的医生,技术好,口碑更好,愿您走好,浦沿人民怀念你!”

“我妈前几天还在说,脚痛想找张医生看看,他过年就要回来了。”

张超回来了,只是再也不能给大家看病了。

52岁的潘阿姨和张超认识快10年了。“张医生技术好,对病人也没架子,态度也好。”潘阿姨回忆,只要病人要联系方式,张超就会给,还都加了微信,有问题随时咨询,就算是休息时间,张超也会“秒回”,几乎成了潘阿姨家的“私人医生”。

1月8日晚上,潘阿姨的孙儿因为意外手指被戳破,她在微信里找出张超问他,是否需要去打针。张超还回复了她。

“这么好一个人,怎么那么突然就走了……”潘阿姨说着说着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